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绣春刀】【丁修X沈炼】刀刀断愁 10

楔子  1  2  3  4  5  6  7  8  9


沈炼低头,了然一笑:“我明白。”

丁修因这“明白”而心头一松,哼出轻笑来,转头看沈炼。后者穿好了衣服,又回归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他究竟是个什么模样,竟是被自己给看透了。

丁修这样想着,心头更是添了些正经与不正经的得意,不自觉地爬了满脸笑意。

“笑什么。”沈炼疑惑。

丁修摇摇头,心想这点心思说出来怪丢人的,忙岔开话题:“今晚上这么一打,宋继登肯定不会放过我们,这之后要怎么做?”

这对于沈炼,无疑是个难题,他思虑了一会,终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走一步算一步吧。”

“什么走一步算一歩,沈炼,你还不明白吗?”丁修看得透彻,“这一打不是了结,而是祸端,我以为你对杀手下第一刀时就已经想明白了。”

沈炼脸上显出些许疲惫来:“我何尝没想过,但这桩事,恐怕不是你我能够想明白的。”

丁修坐直了身子:“什么意思?”

沈炼转头,认真道:“方才在宋府,我便在想,宋继登这人甚是可疑。他究竟如何触怒了皇上,堂堂朝中重臣落成个知县,这是其一。妙彤很早便入了教坊司的妓院,他有何理由要加害于她,这是其二。身为知县,即便明着唤妙彤问话也是合理的,为何他要派人暗中调查,这是其三。另,在与黑衣人交手时,我有一种不甚明朗的感觉……”

“嗯?”

“若非我后头发了狠劲,他们并不想要杀我,而是……”沈炼的眼神越发迷茫,“想要制服我。”

丁修不假思索:“若我是黑衣人,抓不成周妙彤,又见你身手不凡,自是疑惑,就想先活捉你去问话嘛。”

沈炼并没有就此打消他的猜想,他的手若有所思地抚过双燕精美的刀鞘,分明的纹路冰冷如常。

半晌,他突然幽幽道:“若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呢?”

丁修被他的猜想吓了一跳:“你要做什么?”

“比起妙彤,我的罪名显然更大,我可是阉党余孽,”沈炼自嘲道,“若他要加害妙彤与张姑娘,我便将自己交出去,生死任便。”

丁修怔怔地看着沈炼,巧舌如簧如他,片刻之间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失去沈炼的恐惧在心头还清清楚楚,沈炼却像是从不在意自己的生死还牵着一个他。

他艰涩道:“你方才还……”

沈炼却转而随意道:“但愿是我胡想。”

丁修长出一口气:“吓死我了,你还真不拿自己的命当命看。我说,你的命牵着我的命,别乱想,也别乱来。”

沈炼挑了挑眉:“非得跟我一块死么?这世上好人有的是。”

“可沈炼就你一个。”

沈炼心念一动,不禁转头看了看丁修。

丁修的表情算不得认真,仍是同往常一般轻描淡写,但他紧抿的厚唇与闪烁的双眼竟透着深切。

沈炼这才注意到丁修的双眼并不像他在浊世漂泊惯了的主人一般充满戾气与不羁,却是出人意料的黑白分明。

沈炼同他对视片刻,无来由地心慌,只得低下头来掩饰。

丁修却对自己的真情流露不以为意:“那这样一来,宋继登岂不是要紧盯着周妙彤不放了?你以后的日子可麻烦了。”

沈炼叹了口气:“你有什么法子么?”

丁修大喇喇横坐到道具箱上,手头转着鼓签:“杀掉宋大人呗,干脆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沈炼大惊失色:“你说什么疯话!”

丁修笑道:“沈炼,你胆子越发小了,什么大官没抓过?放跑魏忠贤都敢,小小知县还不敢杀。”

“可我早不是锦衣卫,一介草民凭什么行刺知县。”

丁修拍拍沈炼手上的双燕:“有刀,有功夫。”

“那这之后呢?”

丁修淡然道:“大不了跟我去关外牧马放羊。”

“你以为杀掉宋继登就像你在江湖上杀人越货那样简单么?”

丁修笑:“杀什么人可不都像在江湖上杀人越货那么简单么。”

沈炼被丁修玩笑的态度彻底激怒了,他猛地站起身来,伤口的疼痛让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他转过头来怒道:“宋继登身后有多少复杂的官场牵连谁都不清楚,我输得山穷水尽,你要我拿什么去涉险?”

“既然穷得只有命一条,与其送出去,不如惜命赌一把。”

沈炼再也不想同这个疯子多言,将双刀包好便要走。

丁修抬眼盯住沈炼的背影,冷笑了一声:“沈炼,你好歹也曾是个锦衣卫,时至今日还不曾想过么?朝廷眼线千千万,找不到你真是因为你藏得好?”

沈炼脚步一滞,终究没有回头。

 

沈炼回到齐家巷时天已大亮,推门进去正撞上要出门买菜的周妙彤。

周妙彤一惊,手里的篮子掉在地上,沈炼蹲下身去捡,却不慎拉到了背上的伤,疼得皱了皱眉。

“怎么了?”周妙彤赶紧扶住虚弱的沈炼。

“没事,”沈炼勉强牵出笑容,“昨夜睡得还好吗?”

周妙彤不知所以地点了点头。

沈炼放下心来:“那便好。那日你既是说被宋大人认出来了,这几日就不要出门了,让张姑娘去吧。”

张嫣早已关切地凑上来,她看了看沈炼的苍白脸色,忽道:“沈爷是不是受伤了?”

沈炼见到周妙彤与张嫣如见家人,再也没有气力隐瞒:“劳你去弄些外伤药罢。”

张嫣应着去准备了,留周妙彤满腹心事地看着沈炼:“沈爷,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炼苦笑:“我也并不比你清楚多少。”

周妙彤蹙起一双秀眉:“若真是为了我,大可不必为我多受苦受累。宋大人认出的是我,我去会他。”

“老太太走之前叮嘱我要好好照顾你和张姑娘,这便是我活在世上的意义。这一切皆由我而起,即便宋继登要找你的麻烦,仍是因为我的错。”沈炼缓缓道,“你若有什么不测,要我怎么对得住老太太和严……”

沈炼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看到了周妙彤眼中闪过的一丝痛楚:“不要多想了,全都交给我,你和张姑娘好好活着才是对我莫大的宽恕。”

周妙彤被他的一番话说得红了眼眶,念及自己究竟也是拖累了沈炼,也不再多言,只是默默取了张嫣拿来的药帮沈炼上药。

朝廷眼线千千万,找不到你真是因为你藏得好?

回到自己的屋子躺上床,丁修的话在沈炼心头却久久萦绕着。

伴着伤口的疼痛与思绪的混沌,他再也敌不住疲惫,陷入了睡梦之中。

评论(7)
热度(36)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