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沈查】贪凉 18

仅仅过了几分钟,陈队长和沈西坡已经带着一队人在赶往机场的路上。

沈西坡自然知道警方埋了线人,却不知道线人埋得这么深,他们几乎是在赵笠人出发的同时便得到了消息。

尽管如此,一路上陈队长仍然甚是繁忙,一边不停催沈西坡开快些,一边拿着对讲机作部署,一边在嘴里变着法骂赵笠人家的祖宗。

沈西坡一路无言。赵笠人出逃的消息对他来说无疑同样是晴天霹雳,他不想看到几个月来的努力付诸东流,一旦拦截失败,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查英。

虽然以往陈队长关上对讲机单独面对沈西坡时也常常是这样暴躁,但今天沈西坡实在没法同往常一样冷静地充耳不闻。

“陈队,别骂了,”沈西坡看着路况,忍不住打断他,“我就不急吗。”

陈队长一愣,停了嘴,转头看他,半天才蹦出一句:“我这不也替你急吗。”

副驾驶座上的陈队长让沈西坡烦躁,于是他使劲踩下了油门。

 

一行人火速赶到机场,便衣警员立刻四散到了各个出入口。

距离登机时间还有半小时,沈西坡密切注意着熙熙攘攘的大厅,寻找可疑的身影。

突然,耳机里传来了悉悉索索的电流声,接着是警员平淡的报告:“目标已至登机口。”

沈西坡站在暗处,看到旅客中间有几股暗流同时向一个点潜去。

当他们汇聚时,在距离登机口不远的位置出现了小小的混乱。

尽管已经尽可能低调,但突如其来的一队人马还是惊吓到了旅客,也惊到了即将登机的赵笠人。

沈西坡看到人流突然开出了一条狭窄的通道,他心叫不好,快步赶去,正听到耳机里急迫的声音:“沈队,目标正向你处逃去!”

沈西坡猛地转身,看到不远处有二人正护着一人飞奔往消防通道。

他匆忙交待好其余手下前往通道出口拦截,便带着几人跟了过去。

消防通道里的灯被赵笠人和他的手下关了,仅仅借着入口处的光,照亮了底层的几阶台阶。

沈西坡让手下从里面锁上了入口的门,彻底切断了最后一点外来的光亮。

头顶的脚步声开始急促而沉重,顺着楼梯回旋而上,渐渐远去,突然消失。

一片黑暗,如死一般寂静,只有“安全出口”的绿色灯牌闪着微弱的荧光。

身后有年轻警员要冲上去,沈西坡伸手拦了他一把,示意他们把枪上膛,放轻脚步。

他闭上眼适应黑暗,抬头,隐约看到楼梯弯弯折折地盘旋,每一层都是一样的铁栏杆的影子,一样的台阶,影影绰绰,空无一人。

每个拐角却都有可能藏着静候的鬼魅,等着扼住沈西坡的喉咙。

沈西坡蹑手蹑脚地带人向上走去,不时用枪虚瞄住黑暗中的虚空。

虚空安安静静,赵笠人好像蒸发了。

沈西坡记起那个让他手心出汗的晚上,对准他的黑洞洞的枪口,潮湿反光的石板路,阴冷的墙边站着手无寸铁的查英。

但这一刻,查英不在,沈西坡却不慌了。

他把自己和赵笠人锁在这个狭小曲折的通道里,做着黑暗中的搏斗,决一个不仅是胜负的胜负。

谁也看不见谁,赵笠人没有了阴影下的优势。

无论结果如何,至少沈西坡确定赵笠人再也走不出这个通道,也无法继续潜藏,纠缠查英与他的梦境。

快结束吧,他想。

他急步冲了上去,这在黑暗中如同一声令下,身后的警员们也跟着他跑了起来。

脚步声在通道中格外清晰,他听到头顶上出现了慌乱,接着是几声不知指向何方的枪响。

沈西坡在每个出口都安排了人,赵笠人应该是真的慌了。

他朝头顶开了一枪,便听到匆忙躲避的脚步声,向上而去。

他小心翼翼地走上台阶,一面侧耳仔细听,意识到其中有几秒钟不自然的间断。

莫非……

他走上平台,突然猛地朝一边转身,成功地注意到了躲在拐角暗处欲偷袭的赵笠人手下。

没等那人开枪,他率先敏捷地一枪击中那人的肩部,随后赶上来的一批警员迅速将其控制了起来。

只剩两人,沈西坡想,不到关键时刻,赵笠人不会再丢掉另一个。

于是他一鼓作气冲了上去,两个黑影闻声拼命地朝上跑。

沈西坡听到自己喘了起来,但他无视了涌来的疲劳感,内心只有一个念头:抓住他们。

他竭尽全力跑着,眼看离前方的两人越来越近,忽然,沈西坡停住了。

通道到了顶层,只有最后一扇门。

他举起枪,慢慢向同样停滞不前的赵笠人和手下挪动而去。

“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了。”他的嘴角不觉勾起一丝冷笑。

他听到赵笠人和手下同样粗重的喘息,他们背对着他,却一言不发。但沈西坡知道他们在蓄力。

他握枪的手心布满了黏腻的汗液,时刻准备在下一刻扣动扳机。

突然,一阵强光向沈西坡射来。

是赵笠人打开了门,室外光让沈西坡的眼睛刺痛起来。

他反射性地闭上了眼。

当他努力挣扎着睁开眼,看到赵笠人和手下已经被门外等候的警员制服。

他放下枪,喘着气向门外跑去,抬眼却看到陈队长古怪的神色。

“小沈……”他欲言又止。

沈西坡愣了几秒,突然冲上去掰过赵笠人的头。

当看到那张脸时,沈西坡的脑中一声轰鸣。

“赵笠人”不是赵笠人。

他有着和赵笠人一样的体型、一样的装束,甚至连脸也有几分肖像。

但此刻,他只是用漠然空洞的眼看着沈西坡,像是在嘲笑他的愚蠢。

沈西坡俯下身去,紧紧掐住那人的脸,低声问:“赵笠人呢。”

那人不答,仍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沈西坡将那人甩到一边,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查英的号。

尽管有了思想准备,但当听到甜美的女声从容地说出“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时候,他还是慌了。

沈西坡捂住脸来回走了几步,猛然回身,冲上前去勒住了那人的衣领。

“你他妈快说赵笠人在哪!”沈西坡愤怒地吼道。

那人被勒得脸色发紫,却依然闭口不言。

沈西坡高高地举起拳头,刚欲打过去,却被陈队长拉住了:“小沈。”

他慢慢地回头,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陈队长。

陈队长想了想,拿出手机,拨通了线人的电话。

“嘟,嘟,嘟……”听着听筒中的电子音,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突然,他举起手示意全员安静。

冷却的空气中,有手机铃声响着。

开始时很微弱,却越来越响,越来越响……

角落处,一个警员呆呆地举起他手中的密封袋。

那里面装着从“赵笠人”身上搜出的手机。

“人呢?”陈队长转身问“赵笠人”。

那人作出了被捕之后的第一个表情,他扭曲着脸上的肌肉,牵出一个竦人的笑脸。

“他死了。”

陈队长瞪大了眼睛,一枪托砸在了那人的脑袋上。

评论(4)
热度(14)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