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修炼】小成本的如梦之梦

【入梦】

天太热,花店也没什么生意,丁先生有些犯懒,干脆早早打烊回家。

沈老师听到开门的声音从厨房走出来:“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太热,花都蔫了。”丁先生接过沈老师递来的冰水,一口气喝完。

“明天还开张么?” 

“不开了,歇夏。”

“你怎么做生意这么随便。”

“陪陪你嘛。”丁先生嬉皮笑脸,一手自然而然地环上沈老师的腰,“你穿围裙真好看呀。”

沈老师冷静地退了半步:“一身汗的别过来,快去洗澡,出来吃饭。”

“得令!”丁先生进浴室前还不舍地掐了沈老师一把。

夏天沈老师的菜烧得越发清淡,放眼望去桌上全是素的。

丁先生吃了几筷子忍不住抱怨:“沈老师,你放暑假在家就看看书写写论文,我可是要看店的啊,再这么吃下去得营养不良。”

沈老师白他一眼:“你不是说要歇夏么,看什么店。”

“不看店不还有别的要干吗?”

沈老师冷笑:“你连洗碗都要赖给我,还有什么好干的?”

“你。”丁先生说得轻声,瞄了一眼沈老师的脸色,觉得大概是被听到了。

沈老师不自然地扒了口饭,也不抬头,径自用自己的筷子打掉了丁先生伸向一盘芦笋的筷子:“嫌难吃就别吃,有本事自己做饭自己洗碗。”

丁先生幡然醒悟,吃肉这件事,餐桌和卧室只能二选一:“我媳妇做的饭怎么会难吃,是我好吃懒做,要求还特高。”说着他又夹起了一大筷子卷心菜塞进嘴里:“今天在这表态,从今以后都我洗碗。”

“就洗碗?”

丁先生叹了口气:“附带其他家务。”

沈老师又给丁先生盛了一碗饭表示满意。

刚吃完饭沈老师就躲进了书房,在厨房里独自洗碗的丁先生想到沈老师安逸的样子觉得有些不平。

“沈——”丁先生带着厨房手套冲进书房。

沈老师从书堆里漠然地抬头。

“我打碎了一只碗。”

“哦,知道了。”

“你不来看看么。”

“碎了就碎了,收拾干净扔垃圾桶。”沈老师低下头又和普朗克谈恋爱去了。

丁先生悻悻地回了厨房。

一小时过去了,书房里再没有动静。

洗了碗洗了衣服还顺便拖了地,丁先生一个人在客厅里实在无聊透了。

他又冲进了书房:“别看书了,陪我看片吧。”

听到“看片”二字,沈老师本能地皱起了眉头。

“看电影。”丁先生改口,虽然他也不知道要看什么。

于是他强制霸占了沈先生的电脑刷了一下豆瓣电影,几乎是不负责任地选中了热门华语片首页的唯一一部古装片:“就这个吧。”

一旁的沈老师兴趣缺缺:“武侠片?”

丁先生装作和片子一见钟情的样子:“对啊,《绣春刀》,去年刚上映的。”

 

【断愁】

丁修赶着一群羊从远处的山坡上下来,沈炼自屋内而出,见夕阳照出一个风尘仆仆的剪影。

无数个此刻,竟是一年已逝。

从前在苏州时只觉一年难熬,夜长梦多。而今却是流水般便过去了。

“丁修,这样的日子真是你想过吗?”晚饭时,沈炼突然问道。

丁修一愣,嘴里半口肉没来得及咽下去,抬眼看了看沈炼。

后者问得认真,眼中映出炉子上窜动的火苗,便一眨不眨地看着丁修。

丁修一笑:“还用问么。”

沈炼追问道:“是或不是?”

“你既如此问我,是愿意听我答是或不是?”

沈炼的眼神黯淡下来:“傍晚时见你从山坡上下来,想起在苏州,头一回见你也是傍晚。”

“你还真是念旧。”

“你已不同了。”

丁修不以为然:“我仍是我,有何不同?”

“执刀和牧羊自是不同。”

丁修沉默了一会,道:“你也不同。”

“如何?”

“爱女人和爱男人自是不同。”

沈炼被丁修的不正经气得笑起来,又往后者嘴里塞了一大块肉。

晚饭时两人都多喝了些酒,夜里一番翻云覆雨较平日竟是更多些缱绻,最终精疲力竭地躺定,丁修在黑暗中捉住了沈炼的手:“一年不握刀,你的手倒是软了不少。”

沈炼没说话。

“沈炼,你问我的话,我听得懂。”

沈炼缓缓开口:“我以为你是一个快活惯了的人。”

“你错了,没有人愿意四海为家,不过是寻不到让他停下的人。”

沈炼试探道:“那若不同我一起,也许关外也只是你的一个歇脚之处……”

丁修打断了他:“和你一起活着是天注定,老天既放你我一条生路,非要颠沛流离作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的刀法废了可惜。”

丁修笑了起来,向沈炼翻了个身:“练刀一为吃饭二为防身三为解闷,如今有酒有肉没人追杀,还有你陪着,刀法不要也罢。”

沈炼反手握住了丁修的手,笑:“练练吧,强身健体也好。”

“你是嫌我不够强?”

沈炼来了兴致,看着丁修的眼睛:“要不明日和我比试比试?”

丁修猛地压上沈炼:“不用等明日。”

“你……”话没说完沈炼又被丁修堵上了唇,只得含糊道,“作什么。”

丁修瓮笑:“以理服人。”

 

【如梦】

片子放完了,丁先生和沈老师有半分钟没说话。

“好看吗?”丁先生问。

沈老师沉默地点点头,见丁先生没什么反应:“你觉得呢?”

丁先生想了想:“我不太喜欢结局。按我的想法,应该让刀客和锦衣卫一块死在最后。”

沈老师瞥了丁先生一眼:“你怎么能这么阴暗。”

“像他们这样,在世上什么牵挂都没了,活着多迷茫。”

“他们还有姑娘要照顾呢,你忘了?”

“他们和姑娘之间各自有心结,万一姑娘不想理他们呢?”

沈老师一时语塞。

丁先生大手一挥:“所以嘛,一块死了算。”

沈老师思考了一会:“就不能让他们为了对方活着吗,好歹也是同生共死。”

“什么意思?”

沈老师在沙发上坐正了些:“精神支柱,共同记忆,互相理解。”

“沈老师你能说得通俗一点吗?”

“默契。”

丁先生一愣,大笑:“你以为人人都像我们一样吗。”

沈老师白他一眼:“你觉得我们很默契?”

“我是指你好像把他们看作了恋人。”

“并没有。刀客是个快活惯的人,锦衣卫又性格拘谨,怎么凑一块。”

丁先生倒是肯定:“我觉得他们能成。”

“你又不是编剧怎么知道。”

“你说的嘛,默契,精神支柱,很容易就成爱情了。”

沈老师向沙发一倒:“那我希望他们在关外牧马放羊度过余生。”

丁先生不假思索:“清军入关了还是个悲剧,要么国破要么家亡。”

沈老师原本想数落丁先生两句,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你太现实了。”

“我是现实啊,晚饭没吃饱,片子看到一半就饿了。”

“冰箱里还有吃的,自己找。”

“算了。”

“唉,我帮你拿吧……”

沈老师刚坐起身又被丁先生坏笑着扑回去:“别麻烦了,吃你就行。”

 

 

 

 

 

 

写在绣春刀上映一周年,给tag加热度。

评论(1)
热度(50)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