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健秀】无题

老吴挺喜欢这次的舞台设计。

音乐一起,李先生站在屏风后面,影影绰绰,红梅白雪,梦一样。他的声音清亮温柔如初,稳稳地唱出了第一句,便定海神针一般安住了老吴的心。然后老吴也开唱了,风尘仆仆地赴了这江湖俗世,再唱过一段,那朵雪中红梅便从梦中落入他凡尘的手中了。

真是个好时候,老吴想,这回没有伤病,没有劳心劳力的剧本压着自己,李先生也精神,一双眼睛里盈满明亮神采,极漂亮。

红花当然配绿叶,老吴不由自主地指了指李先生和他。他还清楚地记得上回李先生穿一套暗红西装,优雅得很。于是他给自己选了一身蓝绿的,便是为了衬他。不过李先生到底是不须衬的,即便今天他只穿了干干净净一身黑,往那儿一站就已然是聚光灯下一颗璀璨宝石了。

平日里台词讲得多,老吴总是习惯性地将文本琢磨得深一些。虽然就他理解,李先生也许不太看得上他选的歌,但他仍旧有自己的坚持,他说那是执念或是六零年代生人老套的浪漫主义。

真唱了起来,老吴发现自己这浪漫主义很是正确,歌词里的意思全对。李先生素来风雅清隽,梅的傲然执守放他身上再合适不过,听来如想象中一般动人心弦。而他的嗓音真唱起了江山美人,竟是满满的百转柔情红尘难割舍。

不必多说,这美人自然便是李先生了。

至于自己,英雄好汉不敢自称,不愿孤单倒是真的。

每当这时老吴就想,幸而认识他。

舞台上繁花树影、水墨江山,倒真个像快意江湖。唱得热烈了,是梦是真有些分不清。只看见李先生的眼中也盛满笑意,声音柔得如酒入喉,抚平了老吴嗓音中的沧桑,正如美人抚浪子身上的结痂。

老吴能感到李先生在这一刻也是极愉快的,他惯常内敛的声线也随着老吴放开了,在合唱的段落中与他交织起来,像是下了决心一同游历这红尘白浪。

东边那个美人,老吴仔细看看他,有力地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拥抱诚挚热切如往昔。

那便一同醉了吧,灯光晃眼,场下的掌声都远去了。

朋友也好,知己也罢,人生苦短,能有几回共品一瓶美酒,坐看一片湖泊,分享一个舞台,成就一首江湖梦。即便一切都被镜头记录了下来,被人来来去去地翻,最终真的也成了假的,但其中的默契与动容却成各人心中的恒久。

无需多言,此情长留心间。

评论(1)
热度(35)
  1. 茶煲乔枘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乔导我爱你!!!!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