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月明云淡露华浓

《贪凉》番外,OOC小甜饼



1

查英很少去沈西坡单位,沈西坡的同事们却常常念着他。

女同事挂念的方式通常是多烤几个杯子蛋糕:“喏,带回去给你家里人尝尝。”

男同事更直接:“我妈闹着要听你家查老板的戏,有没有内部票?”

尽管可能半个分局都认识查英,沈西坡却练就了一身打太极的本事,任同事百般打听,往往也就含含糊糊地糊弄过去了。

局里那帮长舌的家伙,沈西坡伏在桌前哭笑不得地想,自己要是也管不住嘴,那么和查英的事就快能被他们编成书了。

不过到底是多年老同事,够仗义。时间长了,也知道他俩低调,无论办公室里如何八卦漫天,一出门绝口不提。

于是沈西坡仍是个黄金单身副队长的形象,高大帅气,精明强干,立过大功,警队一块活招牌。

可是下班前当档案室的小女警出现在沈西坡面前的时候,他一时间仍然是懵的。

小女警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沈西坡愣是没想起和她有过什么除了点头微笑之外的交集。

他只好尴尬地笑笑,牛头不对马嘴地应付了几句。

没想到小女警听罢一脸羞红,急得快哭。

沈西坡慌了,不禁开始回忆自己什么时候对人家做了什么过分的事。

电光石火,他突然模糊地想到像是从局里奔去机场之前,陈队在过道里骂过这个小姑娘。

可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吗?

小姑娘又嗫喏地说了好久,沈西坡这才明白过来。

那天不过护了她几句,顺手捡了几叠纸,她竟然特地感谢来了。

沈西坡恍然大悟,一句“没什么”还没说出口,手里突然被塞进一个盒子。

再抬头一看,小女警已经跑了。

沈西坡望着她的背影摇摇头,下意识低头看表,一看时间,心道不好。

两条街外新开了一家杭帮菜馆,查英说想尝尝,说好了今天下班去昆剧院接他一道去吃晚饭,眼下已经晚了些。

他拿着盒子心急火燎地转身,看到走廊尽头站着查英。

他急急忙忙地奔过去:“怎么自己来了?”

查英微笑:“难得你也有迟到的时候。”

 

沈西坡不知道查英有没有看到那位小女警,反正他从警局到馆子的路上全程没提,只是随口聊聊今天排练的事情。

沈西坡听得认真,也就忘了下班前的窘迫。

吃饭的时候他想起小女警给他的盒子,印象里似乎是盒巧克力,有意识摆出坦荡荡的样子,笑:“今天有同事送我盒巧克力,正好做饭后甜点,吃吗?”

查英点点头:“好啊。”

于是沈西坡从包里拿出那个盒子,打开了它。

包着锡纸的心形巧克力中间放着一朵娇艳的玫瑰花。

沈西坡脸都绿了。

“那个……现在的商家越来越有心思了。”他窘笑。

查英慢条斯理地把那朵花拿起来看了看,眼神却斜睨着沈西坡:“呵,你同事也挺有心思的。”

沈西坡觉得眼下就剩摊牌一条路:“今天下班之前……”

“嗯,看到了。”查英的语气冷冷淡淡。

“我们不是……”

“不用多解释,”查英自顾自从盒子里拿起一颗,“你要什么口味的?”

看着查英的样子,沈西坡觉得好笑,多年的问话经验告诉他对面的男人必然在吃醋。

“我要解释。”沈西坡装作生气的样子。

查英咬了一口巧克力,抬头看着他:“你说。”

于是沈西坡把那件鸡毛蒜皮的小事言简意赅地复述了一遍,末了问:“你就不想知道后来我为什么跑了吗?”

查英吃下了另外半块巧克力:“不想。”

“我还是要说,”沈西坡笑道,“一听说你在机场,我就急着去救你。”

说完,他歪头看查英强装无心却紧绷着的脸。

查英含着巧克力,开始还抿着嘴,还是忍不住笑了,又报复似地塞了一颗巧克力到沈西坡嘴里:“挺好吃。”

沈西坡含糊道:“你是不是又嫌我烦。”

“哪敢,你这么抢手。”

 

第二天,小女警还是在办公室里哭了。

小姐妹们半是关心半是八卦地偷看垃圾桶里一盒刚开封的巧克力,里面有张字条,字迹刚劲整洁:

我的另一半告诉我要礼尚往来。谢意姑且收下,感谢。

 

2

“说起来,上次我和你说的梦,我总想知道后来你说了什么。”

“什么梦?”

“在老昆剧院我告诉过你的。”

“非要如此耿耿于怀?”

“真的想知道。”

“哪一句?”

“查老板芝兰玉树,沈某自知雕虫小技不足挂齿,不过一片痴心。”

“抱歉,有些想笑,戏文也不过如此了。”

“我是认真的。”

“好,我现在答你。”

“我听着。”

“……我记得你,沈西坡。”

评论(8)
热度(31)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