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沈查】贪凉 16

当感受到嘴唇上细碎而柔软的触碰时,沈西坡僵住了。

大脑中一声轰鸣,他下意识想后退,然而脖子上却结结实实地吃着查英上半身的重量。

沈西坡有些手忙脚乱,又怕查英的手突然松开后会摔下床,于是只得僵硬地托住查英的后背。

手中有些沉重,查英酒后升高的皮肤温度却透过薄薄的布料加热了沈西坡的血液。

不自觉地,他的十根手指蜷曲起来,轻轻抚摸着查英紧绷的背部线条,慢慢向下探去……

却又突然收住了手。

查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开始时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却渐渐在沈西坡脑中阴魂不散地回荡开来。

此刻,这个慢条斯理的吻是如此真实而温柔、细密而缠绵,查英口中的气息甚至让沈西坡觉得自己也有些微醺。

哪有人碰落过镜中花叶上的露水,踏足过水中月面上的涸泽?

即便和查英以恋人相称已经有一段时日,两人却连一个吻都没有交换过。沈西坡在感情上从来不算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然而当面对查英时,他居然相信水到渠成。

他不敢太过心急,怕作出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情。毕竟那香案上的易碎白瓷,似乎连触碰都是过于放肆的。

于是他恋恋不舍地停了下来,强忍着心中灼烧的火焰,耐心地等待着查英吻够了便离开他。

即便是陷入睡眠,甚至是重新换上一副淡漠的脸色。

沈西坡自我安慰地想,已经足够,仅仅这一吻就足以困住自己一生。

然而,那一头的查英却并没有停下的意思。醉酒的他大约是觉得渴,却想在沈西坡的口中找一方甘泉。于是他在轻啄之间探出了柔软湿润的舌尖,有意无意地舔过沈西坡干燥的上唇。

沈西坡的理智彻底崩溃了。

他收紧了托在查英背后的双手,紧紧抱住了他,狂热而虔诚地回应这个吻,直吻得两个人都快喘不过气来。

“查英?”慌乱中,沈西坡喘息着叫他。

“嗯?”查英有些迷蒙地应着。

“我是真的……爱你。”沈西坡沉迷地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查英认真而沉默地点头,给了沈西坡一个“我明白”的眼神。

这个眼神像是一把宝贵的钥匙,赋予沈西坡勇气和准允。


—丢失部分—


评论(24)
热度(22)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