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沈查】贪凉 14

沈西坡烦躁地放下电话,要点烟,一摸口袋才想起打火机留给了查英。

他默默地收起烟,在走廊里来来回回地踱步,每走一步,无助感就多一分。

他试着用自己的职业使命说服自己去和查英谈,自我谈判了一会又觉得心里很难受,因为突然想到从自己认识查英的第一天起,就在以看似正当的名义伤害他。

无论是旁敲侧击,还是直指痛处,尽管查英从来没有因此责怪过他,但每一样都让他不忍心。

如果说在这个案子的开头他还曾经称得上大刀阔斧,现在的他只希望这个糟烂的案子快结束,好好和查英在一起。

他实在不想说服查英去做出这种近乎于大义灭亲的事情,尤其是自己当前和查英的关系让这件事情变得有了别一般让人尴尬的意义。

沈西坡痛心地想到,查英分明是深爱过、甚至还深爱着韩闵珠的。每当提到她时,查英那双一贯淡漠的眼总会不经意闪烁一下,让沈西坡黯然又羡慕。

自首对韩闵珠固然好过有朝一日被赵笠人牵连,但如果韩闵珠不自首呢?

局里必然是缺了握在她手中的重要证据,却又找不到更好的方式让她交出来。这样一来赵笠人有一百种方法让自己从指控中脱身,一切都成了无用功:查英受到的不公正对待、何安下的冒险、局里近几个月的努力……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说到底是情理不分。

沈西坡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咬咬牙决定了下来。

 

沈西坡到点打开门,室内气氛阴沉,空气里的烟味还没有散掉。查英和何安下静默地坐着,听到动静,两人略带警惕地看向门口。

沈西坡立刻从他们的神色中意识到,他可能错过了一些十分重要的事情,面上却微笑道:“谈好了?”

查英点点头。

于是沈西坡没有多问,等民警把何安下带走之后,便同查英离开了看守所。

从看守所到停车处有一段距离,一路上查英一言不发。

沈西坡在一旁犹豫了很久,还是问了一句:“谈得怎么样?”

查英转过头来,对他略显疲惫地笑了一下。

沈西坡看了看他,不禁担心起来,何安下一定是和查英说了什么。

“何安下在里面过得还好吧?他比在警局的时候瘦了很多。”

“嗯,心事太重了。”查英淡淡答道。

“等判决下来之后也就算告一段落了,无论结果如何,他应该能安心一些。”

查英点点头:“嗯。”

沈西坡露出微笑,问道:“今天想吃什么,我们可以顺路买一些回去做。”

查英走到车旁,手在车门把手上迟疑了一下,突然放了下来:“西坡。”

沈西坡正要上车,一愣,抬头看到查英一脸凝重。

“你先回去吧,”查英的竭力克制着语气中的情绪,“我想一个人呆一会。”

沈西坡看着查英,后者说完这句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但只是象征性的,因为他已经迈开了他的步子。

“查英!”沈西坡的疑惑和挣扎再也掩饰不住,“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何安下对你说了什么让你这样忧心忡忡?”

“让我静一静,想明白了再告诉你。”

“是何安下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查英不答,只是摇摇头,转身要走。

却在背后听到沈西坡冷笑了一声。

“总是这样。”

查英停住了脚步。

“每一次都是这样,你永远藏着你的心事和秘密,想要一个人解决,而我,”沈西坡的声音有些颤抖,“除了心甘情愿为你提供那些你看来多余的协助之外,可有可无。”

查英回过身来看他,才惊异地发现沈西坡的神色在渐寒的秋风中竟有几分惨然。

“不是的。”

沈西坡黯然道:“不用安慰我,在你心中是什么分量我自己一清二楚。”

“你……”

沈西坡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再开口时,已然平铺直叙如同在局里办公室分析案情:“从看守所过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究竟是什么信息让你这样忧虑。就何安下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已经不会再有变数了,而他近几个月来接触过的人寥寥无几,除了你、我、看守所警员,还有就是律师。律师的背景我在你聘请时就查过,干净得很。那么……是韩闵珠,对吗?”

查英的睫毛扇动了一下。

“赵笠人住宅的监控视频固然清晰,却没有音频记录。案发当日,韩闵珠对何安下说过一些重要却没有记录在案的话,是不是?”

查英心中一震,却也随即意识到沈西坡正在做什么。他不禁愤怒了起来:“你是在审讯我么?”

“是你一直把我当一个该死的警察,”沈西坡看着查英,眼神中满是失望,“查英,韩闵珠并非毫无污点,我想你明白。”

“我不明白。”查英不想再多说,转身就走。

走了几百米,突然收到沈西坡的短消息。

“别去太僻静的地方,自己小心。”

评论(5)
热度(19)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