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就喜欢在平安夜发修炼糖

今年的平安夜非同寻常地暖和,然而沈警官仍同寻常一样逃不过整晚执勤的庆祝方式。

晚九点过后,这个城市和缠满LED灯的行道树一起被触发了high点。CBD的巨幅广告牌下,情人们不顾形象地戴着滑稽的红色圣诞帽接吻。

站在川流不息的宽阔马路上,沈警官5.3的肉眼可见也不过是被灯光照出的紧靠的人影。尽管如此,空气里弥漫的苹果和香水的甜蜜气息还是毫不留情地将他撞了个满怀——这让他感到羡慕。

沈警官是一个热爱岗位秉公执法的好警察,他的痛苦完全不是因为工作,却百分之百因为丁修。那个烂鬼,在听说沈警官要执勤之后欢叫一声二话不说就决定去酒吧参加朋友的圣诞派对。穿上那条满是铆钉扎得破车胎的皮裤,装了一头脏辫(在沈警官的强烈要求下升级成了可拆卸的),戴上一副锃亮反光的墨镜,丁修头也不回地开着骚红色的极光扬长而去。

当然,基本的良心还是有的——丁修在临走前不忘捧着沈警官的脸献上了一个甜腻的kiss,外加在桌上留下了一只恶俗的带着“平安”花纹的苹果。

这一切自然无法安抚在寒风中目送着一辆辆车开往情趣酒店的沈警官。在今晚开了第五张罚单之后,他终于被人投诉了。

“警官,你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啊?”那个找死的司机一边愤愤地接过罚单,一边搂着副驾驶座上的女朋友呛了沈警官一句。

沈警官心头一千个不可显示的字眼飘过,递罚单的手差点捏成拳头揍上去,但是职业道德让他深吸了一口气,保持着一张冷淡的面孔:“超速,记3分。”

那司机盯着沈警官看了几秒,发现碰上了块大冰块,觉得没劲,悻悻地走了。

11点,沈警官和同事交完班,疲惫地走回人行道上。

身旁车水马龙,那里面却没有一辆是他熟悉的红。丁修说好会来接他,然而沈警官对此不报任何希望。穿着警服,他不想显出颓唐的样子,尽量让自己走得端正一点。

沈警官想起一开始认识丁修也是一个平安夜,在他遭遇了几个满身酒气的马路杀手之后,丁修嚼着柠檬薄荷味的口香糖对他笑:“沈sir,别忘了我叫丁修。”

沈炼拘谨了小三十年,穿了一身警服之后变得更加面瘫,当时却一下子迷上了丁修的潇洒。

只是没想到一方的潇洒是常常会让另一方提心吊胆多愁善感的,即便相处得再久也无济于事。

离路口还有十米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丁修的电话。

“沈警官,你可能又要骂我败家了。”

他慌里慌张地抬头。

马路对面,丁修穿着藏青色毛衣和牛仔裤,用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臂弯上挂着几个纸袋,手里捧着一盆圣诞花等他。

“你干嘛。”

“接你下班啊。”

“不是说去酒吧吗。”

“今天美女太少,特别不好玩,就先回去了。”

“骗人,你本来就计划好了吧。”

“那什么,怎么还不绿灯,快来帮我拿东西啊,重死了。”

“买的都是什么啊。”

“吃的啊,装饰啊,挂圣诞树上的那些东西啊,回去做大餐给你吃。对了,我找到了一颗特别漂亮的星星,回去插树顶上。还有你的礼物,是什么就先保密哈哈……”

沈警官原来还想板着脸,握着手机,笑意却抑制不住地在脸上荡开。

绿灯。

他慢慢地向丁修走去,视线模糊处,车流也像是凝固住了,车前灯晕成虚焦光斑,摇摇曳曳,映出最平淡而甜美的人生。

“蠢死了,怎么不开车。”沈警官接过那盆花。

“我们走回去吧,你不也这么打算吗?”丁修连脸上笑出的褶子都变得顺眼了不少。

两个人慢慢地走,走过家门前的教堂,子夜弥撒还没结束。高大的木门里映出温暖的灯火,从深处传来唱诗班的歌声,优美动人。

他们不禁停下来,紧紧握住了对方的手。

评论(7)
热度(51)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