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沈查】贪凉 6

“何安下,我最后再问你一遍,你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沈西坡面前的年轻人面如死灰,沉默不语。

“实话告诉你,目前搜集到的证据对你来说可轻可重,无论是持刀抢劫还是故意伤害甚至杀人未遂都是一步之遥。”

沉默了半分钟,何安下始终两眼空洞。

“我都暗示到这程度了你还不明白吗,尽早坦白对你有好处,”沈西坡烦躁地站起身,“你自己再好好想想。”

走出审讯室,见队长早已叉着手等候多时,沈西坡无力地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这个情况我也是没办法了。”

“何安下越不配合,查英的嫌疑就越大。话说回来,让你盯着查英,情况怎么样?”

“没怎么样。”

“一点进展都没有么?”

“准点去练功,准点去京剧院里排练,这两天晚上有演出,演完准点回来,没什么可疑的。”

“和他混熟了么?”

沈西坡叹了口气:“他待人很疏离,我倒是也想混熟啊。”

队长白了他一眼:“没熟就先别急着下结论。”

“我……”

队长摆手打断了沈西坡:“别说你尽力了,我预感这是一个大案子,千万别草草了事。”

沉默了一会,沈西坡开口道:“我是想说,我觉得即便他和这案子没关系,也是一个值得了解的人。”

队长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有这感觉就对了,对待这种骄傲的人,就先把你那点傲气都收一收。”

“面对他我倒是真傲不起来。”

队长拍拍沈西坡,语重心长:“小沈啊小沈,你也有这一天。”

沈西坡笑而不答,看看表:“忘了一会还要去看他的戏,再不出发得迟到了。”

队长有些无奈:“也不是要你盯得这么紧。”

“他早上主动送我的票,这不就要努力和他混混熟么。”

“你小子,案子没查完自己先成戏迷。”

 

沈西坡最终准时坐在了剧院里。第二次看《挑滑车》,查英出场时仍然让沈西坡感到惊艳非常。他回想队长嘲笑他要成个戏迷,觉得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查英送的戏票果然位置更加黄金,沈西坡甚至隐约能看清靠旗上绣着的龙纹和舞台灯在查英眼中反射出的星芒。

有那么几个瞬间,沈西坡觉得查英既然知道他的座位,或许是有意无意看得到自己的,于是他更起劲地喝起彩来,喊得嗓子都疼,也不知道是被气氛感染了还是刻意引起注意的念头过于强烈。

高宠是个末路英雄,挑车的时候有多英武,力竭而亡的时候就有多悲壮。枪握在他手里,他跌坐在地上,枪头颤动着,他摇了摇头,眼中满是不甘。

挑完最后一下,高宠向后倒地,幕布缓缓拉上。

沈西坡始终没敢眨眼,直到在两块幕布的缝隙中,看到查英躺在台上,胸口上下起伏。

一瞬间沈西坡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何安下不松口也不尽然是坏事。

评论(5)
热度(25)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