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沈查】贪凉 4

场下观众默契地发出一声轻呼,台上的人在舞台灯下一身流光溢彩,步履如风,翻手如云,双目如星,声如竹啸,像从历史洪流中走出的战神。沈西坡感到自己的内心有一种强烈的激荡和惊诧,甚至有些恍惚,这才知道场刊上的剧照不及真人的万分之一。从前他知道有些艺术家一旦站上舞台会脱胎换骨如获新生,到今天才验证了这句话。查英在姗姗来迟的炎热夜晚中显得有多么寡淡少语,此刻他在台上就有多么耀眼夺目。


沈西坡似乎听到一旁的老先生喃喃“真不错”,他转头,看到老先生的眼里满是激赏。不知怎的,他此刻简直有些雀跃起来,毕竟他和台上那个让人惊叹的身影住得那么近,甚至每天早晨还能听到他练功。然而片刻之后沈西坡却又冷静了下来,他仰望着高宠,想将他那张刚烈英武的脸同查英那张淡漠疏离的脸重叠起来,却在一次次失败之后明白自己从来就没有,也许以后也不会跨越从观众席到舞台的距离。


散场后旁边的老先生和老太太对于查英这一意外发现似乎还意犹未竟,又说沈西坡头回看戏就能发现一个京剧新秀何其幸运。


沈西坡笑着点头:“我大概已经成了他的戏迷。”


 


回到家,扑面而来的热气让沈西坡意识到自己又忘了打空调报修电话,看了一眼日历,惊讶地发现入了大暑,只怕要越来越热。他掐指一算后面两天是周末,正好可以找人来修,便翻箱倒柜地找起保修单来,奈何他早就忘了买空调时七七八八的文件都放在哪儿,快把柜子拆了也没找到。筋疲力尽而心累地靠着柜子坐在地板上,电风扇迎面有气无力地吹着,沈西坡突然在手边摸到了一个落满灰尘的布袋。


他打开布袋朝里面看了一眼,不禁微笑起来,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把玩着,心想这东西也是有年头了。


那是一支箫。


受戏迷父亲的影响,沈西坡从前学过箫,隐约记得父亲还教过他不少曲子,多年前父亲去世,沈西坡也没能保持这份风雅,一旦放下了,便是好多年都不碰。


而今沈西坡在炎热中突然来了些苦中作乐的兴致,站起身来试着回忆了一下,断断续续吹了几小节,意外地还记得不少。


正试着再多吹一段,突然听到隔壁的开门声,沈西坡竟有些无来由的心虚,赶紧停了下来。


 


冲完澡没有空调的沈西坡热得睡不着,依然只能去阳台乘凉。看着隔壁阳台透出室内的灯光,他不禁又想起台上的查英。


沈西坡突然有些想要见见他,又猜想或许演完戏是很累的,早早就要休息了,说不定人家也不关心他这种门外汉的评价。


这样想着,沈西坡转身要回去,却看到隔壁阳台地面上出现了人影。


他便停住了。


查英换了衣服拿着一包烟上了阳台:“还没睡?”


沈西坡有些鬼使神差:“今天我去看了你的戏。”


“我知道。”


沈西坡很惊讶:“看到我了?”


“你的座位很好。”


沈西坡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并不懂行。”


“没事。”


“我嘴拙,不知该怎么夸你,但头一次看戏就能看到你的戏,是我的幸运。”


查英一愣:“谢谢。”

评论(3)
热度(33)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