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赤道】【肇志仁X李彦明】当谈论死亡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李彦明在被钢绳勒住脖子的一段时间里想了很多。

可惜现在李彦明仰面朝天,肇志仁却在前方的视线死角。

来之前李彦明已经做好了被肇志仁一枪爆头的准备,没想到肇志仁如此偏爱自己的女副手,竟然让她用这种拖泥带水的方式结束自己。李彦明想,那个疯女人。

现在她在李彦明头顶以一种平静又疯狂的神情看着他,一头长发也狰狞地蓬乱着像要加入这场绞刑,像美杜莎。

李彦明想,怎么不早弄死她,否则自己也不会死得这么难受,太遗憾了。

但最让李彦明遗憾的事情还是没能被肇志仁亲手解决,从开始到结束,这并没如他所愿构成一个漂亮的因果循环,死得不太有美感。

他又突然想到,肇志仁也许是从不亲手杀人的,自己大概也只不过是在他诸多生意里擦过的一片愚蠢的弹片,却赌上了性命来埋一颗地雷,想在将来的某一天置他于绝境。

虽然被勒死的死法不好看,但李彦明相信死亡其本体并不是无谓的。

缺氧的时候感觉一切都在旋转,肇志仁家的精致内饰,柔软的地毯,红木家具……全都旋成一团晃眼的赤色,像带着血水的动物内脏,像宇宙大爆炸后的可怖星云。

房间里只有自己无力挣扎的声音,一旁站着的男副手一脸漠然,肇志仁也不说话。李彦明觉得自己快不行了,最后时刻脑子里开始过幻灯片。

这一切错在发端,李彦明直接假定这位物理学教授是无需怀疑的,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莫名其妙把这个假定当作了既定条件。

回过头听电话录音的时候,李彦明并没有感到特别的五雷轰顶。肇志仁磁性的声音在耳机中反反复复,低沉的暗语像一句上神宣判人间死刑的乐音。暗语,这原本是很容易发现的事情,但李彦明知道自己直觉的雷达是彻底被干扰了。李彦明做反恐这么多年,自诩阅人无数,疑人无数,这一回真是一败涂地。

他并不愤怒,这算是咎由自取。

他无法对肇志仁作出忿恨的样子,因为对方也从来未显出过表象上的恶意。因而他甘愿摆出一种“原来是你”的姿态,说一段听起来无关痛痒的话,作为临死前一个平静又无情的了结。

错误也许是源于第一眼,也许是源于某一眼,也许是源于教授从来一丝不苟的领结,也许是源于他纤尘不染的圆眼镜,也许是源于他有条不紊的步伐,也许是源于他微笑时的宽厚感,也许是源于他会议上的些微木讷顽固,也许是源于他分析问题时的一本正经,也许是源于他作出反对时不经意露出的脾气,也许是源于直升机上他看向窗外时若有所思的神情,也许是源于他指向门外标语时显出的执拗,也许是源于他时时刻刻透出的与身份不符的运筹帷幄。

运筹帷幄,这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一位同样身处水深火热中的教授身上。然而在事发之前,所有蛛丝马迹的不寻常对于李彦明都只是无意间落到脑中的细节,被教授周身的优雅气度镀了层金,显不出它们内核的丑陋,却在一瞬间成为TNT,炸碎了一切盲目的信任和懈怠。

李彦明要承认,他在某几个瞬间是被教授迷住了,他看到了一个高智商男人的优雅与强力,无论是言语还是行动,都有一种引人入胜的节奏。那几个瞬间他原以为是因为共事而产生的信任感,但无意识注视着教授贴身西服下的背部线条神游时产生的微妙感受,李彦明到后来才回味过来。这并不是神游,而是一种肖想。

李彦明的意识开始涣散,无数个肇志仁都在脑海中变成了虚无。据说窒息时容易产生性快感,乱糟糟的意识碎片里,李彦明抓住了这么一句话。

他突然很希望肇志仁能从桌子后面慢慢走过来再对他随便说些什么,再见或是别的,用那种他熟悉的、慢条斯理的、即便出于冷血却在语调里带着温度的语气。

桌子上的茶杯透着温润的红,红茶已经冷透了。

今天的肇志仁穿得如此鲜艳夺目,简直像是在盛装等待自己来赴宴。无论这是不是肇志仁一种仪式性的惯例,也许值得死前感叹并铭记一下。

或者如果能够有力气再对肇志仁说句话,李彦明想说,红色很适合你。






这对先来一段意识流找找感觉?开着赤色壮举做bgm,觉得这真是我看过仅次于蝙蝠侠的反派最牛逼正派最衰的片子之一,连主题曲都是歌颂赤道的,李sir你死得好惨。

评论(15)
热度(36)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