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伪歌迷的叨叨,关于李健

既然这阵子大家都知道我喜欢李健了,也就不藏着少女心了。

健哥唱歌像林中一片湖,太静,又稳。可有意思的是他喜欢翻郁冬万晓利郑钧那英汪峰的歌,一把如水的嗓,一颗质感的心。

总有人说健哥是齐秦like的唱腔,可齐秦的声音听上去要比他更孤独,浪子式的孤独,即便现在浪子回头,漂泊久了之后的苍凉不羁感也还是盖不住。

健哥的声音又流畅又自由,可是你听他唱《故乡山川》就知道那自由淡然又是柔软深情带着羁绊的。初听时感到他的感情并不热切,心境也太过开阔,偏冷偏淡,缺乏群众喜闻乐见的激烈波动,可是当意识到被他击中时,人家早就像温水一样蜿蜒到你心里去了。

那时你就会觉得真美好,真和暖,像初冬寒冷空气里的一丝阳光,你手脚还是冷的,可是心里暖着,这种暖不在于生理体温。

再举几个栗子,最明显的是《露天电影院》,郁冬的版本,第一句“我家楼下的空地是一个电影院”,唱腔悲伤得让人觉得“唉……”然后就开始期待他每一句像一把钝刀在你心上划拉,场景一片一片碎掉,分崩离析,拼不起来,爱情也被埋了,回忆也被葬了,空地被汽车停满了。他是在向你说一个悲伤至极的故事,你觉得美,是因为它悲伤。健哥版本也在说故事,但是就是那么一句一句——这里我突然想提一提健哥的古典吉他,他对古典吉他真是爱得深沉,编曲纯得让你根本没有心思想别的——慢慢告诉你,也不渲染什么悲伤,甚至在声音里听不出刻意的情感偏向,但它让你觉得难过,是因为太美太娓娓。

又比如《溺爱》,当年郑钧许巍朴树在我青少年时期替我打开了新世界大门,所以你根本无法想象听多了郑钧再听李健的版本时,第一句出来简直会心一击,一首歌都是想哭的状态。先不说那可怕的编曲发了大招,而是健哥这首歌的声线和感情是真·少女心收割机。郑钧老师的feel向来有些瘾君子式的颓废,一把拉你进去不放你出来,来吧来吧一起挥霍现在,有些不顾后果的潇洒,这也是最让我着迷的,让人想起那些新浪潮式的男主角——死亡和堕落一直追着,无措,但是不顾一切。李健唱这歌真挚得吓人,如果郑钧老师像记忆里的那个酷的、癫狂的但总是寂寞又忧郁的影子,那么健哥简直像是穿好了白衬衫赤脚站在浅色木地板上认真看着你,身后的阳光也是浅色的,一丝不落透过落地窗照亮他的侧脸,比起郑钧老师更像是唱给女儿。

突然又想起一茬,《向往》这首歌大家都很喜欢是吧,可是旋律编曲歌词都燃成这样人家健哥是怎么演绎的?不走感染路线,而是清澈坚定,这就是他。

粗暴的感觉:这种气质可能还是跟书读多了有关。这年头唱摇滚的愤怒,唱民谣的也愤怒,有这么平静稳定的声音,也不为了渲染愤怒或是别的,只为了唱一首诗给你,多好。

评论(11)
热度(16)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