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突然蹦出来一个奇怪的设定

“今天买了只土鸡,炖着,挺香。隔壁的娘炮又在唱爱情买卖。一切都好,只是想你。”

写完这几句,丁修轻骂了句“操”,把纸揉作一团扔进了废纸篓里——那里面早就堆满了小纸团。

丁修寻思着这么温柔好像不是自己的风格,再者,最悲伤的是他甚至都不知道那人住在哪儿。

一封寄不出去信。

想到这个设定,他长叹了口气,在藤椅上往后一倒,盯着他家老宅子的木天花发呆。

忘了介绍,丁修,男,三十二岁,某古镇风景区的某处老宅的继承人,靠在老宅里兜售高仿古董为生,大龄青年,至今未婚。

信是要寄给谁呢?这就得翻个旧账。

话说那日,一群游客又涌进他家看东看西,赞叹声不绝于耳。他早在那儿候着,看好了最佳时机,从屏风后慢悠悠踱出来,“啪”地一收折扇,哗哗介绍了一通。

“你是谁?”人群里有人问。

他就等着这句:“这是我家。”

人群愣了,三秒后炸开,向他涌来。

“我祖宗原是个北方刀客,后来他子孙做生意在南边发了财,建了这宅子。来看看啊,这都是我祖上留下来的,我自己也想做点小生意,缺资金,卖掉两样周转周转,只卖给真懂行的……”

一套套路熟得不行,正要开始挨个介绍那点古董的时候,有人拦住了他。

一看那人的一张脸,丁修眼睛“唰”的亮了。

那属于搁人堆里也会闪光的脸,阳刚处不粗犷,俊美处不阴柔,再往下一扫身材,绝对是形象好气质佳。

丁修霎时笑得露出十八颗牙:“这位先生看看?”

那人目光扫过一桌子杂七杂八,也笑,不过是冷笑:“连做旧都不肯多下功夫,太拙劣。”

丁修突然意识到此人虽长得好看,但绝不是善茬,正色道:“我卖的是情怀。”

“得了吧你,”那人露出让丁修有点把持不住的虎式微笑,指了指丁修身后,“倒是那个架子上的都是好东西啊。”

丁修望向那人指的架子,一脸惊恐:“别打那架子的主意,我留着讨老婆用的。”

“讨老婆?”那人表情意味不明,大概是嘲讽、鄙视、无语……任何一个意思,就不可能是相信。

丁修叹了口气:“先生是个明白人,要真是喜欢,我也是能出手,不过价钱么……”

那人不搭腔,只是用一双猫科动物般的眼睛慵懒地看着他。

丁修突然觉得,有一件事比做买卖更重要,他咽了咽口水:“先不说那些了,一年到头那么多游客,你这样的也是少见,相逢算是有缘,在下丁修,修炼的修。先生贵姓?”

“免贵姓沈,沈炼。”

“哪个炼?”

“修炼的炼。”

“嘿嘿嘿嘿,可不就是有缘吗……”

评论(6)
热度(39)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