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红色】【铁徐】红

百粉福利, 感谢@薄樱浮清酒 的脑洞!对不起好像被我写砸啦,求不嫌弃_(:зゝ∠)_

翻领羊毛衫是这件↓








一路坐在铁林后座,直到脚踏车骑到了人多的马路上,徐天才隐隐觉出哪里不大对。

徐天瞄瞄周围的人,发现周围的人也在瞄他。

“喂。”徐天拍拍前面那人的背,那人穿了一件羊毛衫,毛绒绒的。

“做啥?”铁林忙着看路,头也不回。

“我哪能觉得人家都在看我们。”

铁林笑起来,大声讲:“要么是觉得你好看,要么是觉得我好看。”

徐天一愣:“啊?”

旁边的人又看了他们一眼。徐天心头吓丝丝地想,大概是铁林刚才那句话讲得太响了。

真是丢人。

还有一桩事情也蛮奇怪,铁林骑车一直很快,搭了徐天,也不过象征性慢一点。

今天居然慢得能让徐天看清路人的眼睛。

这不看不晓得,一看就觉得,他们都是朝脚踏车上这两个人看的。

肯定哪里不对。

思虑半天,徐天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铁林啊,你是不是做坏事啦?”

铁林对这个问题很不喜欢:“我堂堂铁巡长,抓的就是做坏事的人,我自己能做什么坏事?”

徐天从他的回答里闻出了阴谋的味道:“你是不是在我身上做坏事了?”

铁林的语气满是诚恳:“哪敢呀,你是寿星啊。”

徐天埋怨道:“你还讲,刚吃好长寿面就被你拖出来买什么羊毛衫,颠得都要生盲肠炎了……”

三刻钟前,徐天还在家里吃面。姆妈晓得他的喜好,在面里放了很多蛋丁和茭白,浇头虽然清清淡淡,但是用前两天喝剩的排骨汤和鸡汤下的面,鲜得眉毛都要掉下来。

姆妈看着徐天大口大口地吃面,开心得不得了,于是又一年一度把徐天从小到大的事情通通讲了一遍,什么小时候尿床啊,半大不小的时候掉河里啊……本来讲讲也就算了,可是最要命的是田丹也在。

田丹一边听一边掩嘴笑,笑到后来忍不住笑出声来。田丹每笑一次,徐天的脸就又红了一分。

就在这个时候,铁林来救他了。

铁林一进门,嘴上就抹了蜜似的,笑着说:“能养出天哥这样的好儿子多亏姆妈费心,作为天哥的兄弟我也要谢谢姆妈。”

姆妈自然是高兴,抹着泪给铁林盛了一大碗面,一面嗔怪道:“还是铁林会说话,天儿你就像块木头一样闷闷的,也不知道多讲点话让姆妈开心开心。”

徐天低头笑笑:“姆妈对一块木头也那么好,真是太伟大了。”心里却是很感激铁林救他于水火。

铁林三口两口吃好面,又甜了姆妈几句,就要拉徐天出门。徐家姆妈自然是千好万好地就把徐天推出门去。

没等徐天反应过来,已经被铁林带到了店里。

铁林好像是老早就定好了那件烟灰色的羊毛衫的,亏得他平时看上去粗枝大叶,徐天的衣服尺寸记得倒是八九不离十。

徐天稀里糊涂把羊毛衫穿上身,照照镜子,却在镜子里看到站在身后的铁林两眼直愣愣的看着他,这种眼神徐天还是头一次看到,有点看不懂。

“铁林?”徐天喊了一声没反应,只好转过身去,用手在铁林面前晃晃:“还好伐?”

铁林这才回过神来,又打量了他一遍,眼睛里闪着光,绽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好好好,很好啊。合身,颜色也非常好。”停了一停,好像还是忍不住要讲:“天哥你穿这个颜色真的很好看的。”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铁林的眼睛没从徐天身上挪开过半寸,徐天却没发现:“是伐?这种颜色的衣服我倒真是不太多的。”

铁林不知道为什么又笑了,点点头:“以后可以多穿穿的。”

然后徐天就在铁林的强烈要求下穿着新衣服走出店铺,坐上脚踏车后座回同福里。

颜色……徐天突然想起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件羊毛衫,烟灰色的,崭新柔软的羊毛衫。

他又看了看铁林身上的翻领羊毛衫,顿时生起气来。

因为他记起来,姆妈夸过铁林的这件衣服,“铁锈红显白,老好看的”。

“铁林!停车!”

铁林被徐天的一声呵斥惊了一跳,握了刹车。

徐天跳下车来,指了指自己:“铁林,我身上的衣服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铁林看看他,徐天的眼睛因为生气和困惑蹬得大大的,像要滴出水来。

铁林面对这样的眼睛总是不愿意撒谎的,更何况他从来不撒谎,沉默了半天,道:“红色的。”

听到这个回答,徐天好像泄了气,偏过头去,那样子不像是生气,却像是失落。

半晌,他又不甘心似的轻轻地追问了一句:“红色的?”也不知道是问铁林还是问自己。

“天哥,对不起,我……”

徐天只是低头,又捏起身上的羊毛衫,眯起眼睛,看那细细密密的针眼,好像要尽全力去猜想“红”是什么颜色。末了,只是叹了口气:“你怎么不早说呢。”

“从没见你穿过红色,又怕你不愿意,”铁林认真地说道,“你穿红色真的很好,回去姆妈和田小姐也一定会高兴,不骗你的。”

“不是不愿意……只是这么多年了,一直听你们讲红色很亮、很好看,像火焰。我总觉得一个从来没看过红色的人是不配去拥有它的。像火焰,应该是很热烈的颜色吧,”徐天的睫毛低低地向下翕动,虽是笑着,笑中却是苦涩,“什么样的颜色才能那么滚烫呢?我永远都不会晓得。”

铁林觉得心里头被猛击了一下,说不上是愧疚还是心疼。他好像从来没见过徐天这个样子,无论多紧急的事情,徐天总是有办法的。可是,他的无能为力却没有人能理解。

红衣服衬得徐天的嘴唇红得那么好看,可惜他自己也是不晓得的。

沉默了一会,铁林忽一把牵起了徐天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口。

徐天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抬眼看他,铁林一望到底的眼中似闪烁着火光。

“天哥,我的心也是红色的,”铁林微笑着对徐天说,“他们都讲我性子太烈,像团火。你只要记得,红色就像铁林的心那么烫。”

徐天的手还在铁林胸口,他能感受到铁林强有力的心跳,澎湃滚烫。

来往的路人是不是在看他们,他已无从知晓。

但他好像有些知道什么是红色了。那样纯粹,热烈,无畏,真诚。脑海中忽然闪出很多人的面容,眼前,却只有他。

只有铁林。

“别在这吹冷风了,回同福里吧,”徐天突然笑了,收回了手,走向自行车,“回去我骑吧。”

铁林急得要死,一把抢过龙头:“还是我骑吧。”

“做啥那么紧张?”

铁林坏笑起来:“你也红我也红,像要结婚一样,小媳妇才坐后座呢。”

徐天恍然大悟:“怪不得一路上人家都在看我们,要死,丢脸要丢到黄浦江了。”

铁林大笑:“嫌丢人下车走回去好了。”

徐天自然不上当,拉好铁林的衣服,就当催他快走了。

评论(20)
热度(112)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