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乌龙茶上瘾的人。

【绣春刀】【伪全员】【贺中秋】神经病无笑点小段子

大家中秋节快乐!*★,°*:.☆\( ̄▽ ̄)/$:*.°★* 。

(正文结束)









压根不知道自己的脑回路里塞了什么,往下拉请慎重,可能会浪费您宝贵时间(。












【零】

丁修游荡在街上,看人群熙熙攘攘。大人孩子,车马花灯,好不热闹。

天上一轮满月圆得像块没啃的烧饼,带着焦脆的坑洼,散着诱人的光晕。

有人提了一篮子瓜果祭品从身边走过,装得满满当当快要掉出来。

丁修摇了摇身上的破布口袋,叮叮当当几枚铜钱发出寥落的声响。

他咽了咽口水,盯上了前面一个胖子的腰袋。

 



【壹】

“皇上实乃宅心仁厚,”韩旷顿了顿,“只是余下的月饼……”

“后宫都送过了?”

“是。”

“文武百官呢?”

“回皇上,也送过了。”

“……送去镇抚司吧。”

“是。”



 

【贰】

张英挪着碎步迎上前来:“赵公公。”

“嗯。”赵靖忠向身后人打了个手势,几个箱子被扛了进来,“皇上心里念着你们镇抚司呢,以后好好干,别让皇上失望。”

张英满口应着,感激涕零状。



 

【叁】

“一川,你拿到上头发的月饼没?”卢剑星打开盒子,被月饼上精美的嫦娥奔月图惊着了,“宫里做的果然不一样。”

靳一川闻声从外头进来:“什么月饼?没听说过啊。”

沈炼道:“拿来的本就不多,张英自己再私吞几份,分到小旗官估计不够了。”

“没事没事,大哥的给你。”卢剑星招呼着,“来,一川。”

靳一川头摇得像波浪鼓:“不不不,大哥你带回家给咱娘吃吧。”

“客气什么,母亲年事已高吃不了甜的,大哥也不好甜食……”

“大哥,”沈炼一手挡住了卢剑星的盒子,“一川,拿我的吧。”

“二哥,你不还要去暖香阁看周姑娘吗?可别空着手去。没就没呗,不是什么大事。”靳一川大大咧咧笑了笑,“大哥二哥,我有点儿事出趟门。”

沈炼嘴角偷偷勾了一下,揶揄道:“去找医馆的姑娘吧?可别空着手去。”



 

【肆】

丁修悄悄伸出的手被人捉住了。

他抬头,看到靳一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哟,师弟,好久不见呀。今儿个怎么想着来找师哥?寂寞啦?”丁修笑出一脸褶子。

靳一川往他手里塞了一个盒子。



 

【伍】

“娘!”

“剑星啊!”

母子俩抱作一团。



 

【陆】

“好吃吗?”

“嗯!”张嫣笑得花儿似的,“谢谢靳爷!”

靳一川也笑得花儿似的,伸手帮张嫣捞掉了嘴边的渣。

“靳爷?!”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柒】

“御赐给锦衣卫的东西,恕民女消受不起。一会儿有客,沈爷请回吧。”周妙彤把沈炼挡在了房门外。

沈炼回身,见严峻斌满面春风,翩翩走来。



 

【捌】

靳一川被张大夫用扫帚赶了出来。



 

【玖】

一脸伤感的沈炼递给了一脸伤感的靳一川一个月饼盒:“一川,我不想再见到它。”



 

【拾】

“哟,月饼啊。”丁修拿起一个看了看,“瞧这手艺,宫里做的吧?”

靳一川无精打采地点了点头、

丁修看看头上一轮满月,大力吸了吸鼻子:“能想到师哥,师哥甚是感动啊。这世上我也就剩你一个了……”

靳一川瞥了他一眼。

丁修向靳一川摊开掌心,笑意吟吟:“你看最近师哥手头……”

“你吃着,我走了。”靳一川头也不回。



 

【拾壹】

丁修咬了一口月饼。

明明是果馅儿的,怎么有股子醋味?

评论(12)
热度(14)

© 乔枘 | Powered by LOFTER